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气质美女  »  人事美女的秘密
人事美女的秘密

来源:www.sis858.com人气:加载中

每天出門上班或採購,我都得帶上兩三套備用內褲,以及更多的除臭劑及廉價香水。並不是受某些惡疾所苦,只是單純在尋求快樂的同時,所必須付的小小代價。而那充滿刺激感的快樂就潛伏在大家所熟悉的日常裡,這讓我做起來格外愉悅,也更為滿足。

排泄。不管室內還室外,只要不是在自己家裡,這件事就變得誘人至極。

國中開始我就對發臭的東西感興趣,早熟也引導著我的性慾來到這方面。雖說直到上了大學才敢碰觸排泄物,偷偷在外頭撒尿排便已經行之有年。起初還因為被發現挨了幾頓打,漸漸的我學會如何安全地做這些事,也就沒有再聽到「妳身為一個女孩子……」之類的訓斥。即便出了社會,這樣的性慾仍舊伴隨著我。

我會在車站女廁的隔間,拉出又臭又長的糞便到馬桶蓋上,若是人太多才會考慮把它趕進馬桶沖掉。或是趁留在公司加班的夜間溜到地下停車場,監視器照不到的角落就是我脫下內褲、蹲著大便的好地方。有時候我會選在百貨公司較少人經過的樓梯間,當然也得挑監視器的死角,來個刺激點的解放。又或者,十幾來層的頂樓也是不錯的選擇。但是考慮到在許多地方留下證據太過明顯,我盡量在大完便後就地清理,或是打包扔在附近垃圾桶。除臭劑與香水可以確保短時間的遮掩,等到糞臭味溢出之時,我人早已跑得遠遠的了。

沉醉在異樣性慾的日子,每一天都能感受到精神的充盈感。性慾融入日常的滋味,遠比單純的自慰要令人愉悅。

但是這樣還不夠。就算偷偷在外頭排泄,回想著解放時的情景並結束自慰時,偶爾還是會從餘韻感覺出一股不完全的快樂。這股感覺究竟是怎麼回事呢?鞭策本來就不靈光的腦袋去苦惱也沒用,嘗試在更多場所排便也舒解不了。就在我認為自己恐怕永遠也無法找出答案的時候,毫無預兆的一場夢就這麼填補了那份不完全的缺口。

二十五歲生日在歡樂喧鬧中落幕,緊接著迎向我的卻是公司財務困難面臨倒閉。突然間失業的我就像其他同處窘境的前同事,開始忙著找下一份工作。然而或許是急於找工作之故,致使我從公司倒閉後連續一整個月都睡不好,陰晴不定的情緒連帶影響了我的性慾。本來一個禮拜一次的自慰,一下子變得每天都做。無形的壓力需要宣洩,自慰就是個不錯的手段。奇怪的是,身體對於性快感的慾望非但沒有減弱,反而更加旺盛。即便睡前舒舒服服地解放,睡夢中仍然會被春夢弄得疲憊不堪。往往一早醒來就是關在房裡自慰,結束後才打點早餐或出門面試。而殘留在腦袋裡的夢境淫景,不管日期標上哪一天,始終都是同副模樣。

糾纏著我內心慾火的夢裡,我總是赤裸著身體,待深夜時分踏出家門。巷子監視器早就毀損多年,街燈兩三盞只亮半盞,因此無論我走到圍著小池塘建成的公園、萬籟俱寂的住戶停車場,還是巷弄之間寂靜無聲的路口,都不會被拍到。至少在這場沒有他人登場的夢境,我的慾火不會有人撞見。於是我在涼亭、在停車場中央空地、在路口電線桿做最讓我舒服的一件事──排泄。條理分明的大便混著沙土灰塵,一抹抹地塗上我的身體,不消多久便為我掛上既漂亮又誘人的褐色肌膚。渾身發臭的我在靜謐夜色中自慰,空氣中充滿糞便不斷被壓擠推弄所散發出來的臭氣,攪著淫水與糞汁的浪潮聲亦隨著身體逐漸感應到高潮之際,劃破夢裡唯一的秩序。忽然間街景消失,我開始墜下,直到沾滿糞水的胴體穿越黑夜來到白晝,而那模糊的境界線將我的身體刷洗得一乾二淨,我終於還是醒了過來。

赤身裸體……無論怎麼努力地不去想這件事,也會因為舊夢重演讓自己思緒混亂。同時困擾著我的,還有夢裡那總是無法完成的高潮。不知怎地,我就是那麼在意。

後來到了某個慾火難耐的夜晚,不管我怎麼翻來覆去都睡不著,尚未成眠的腦子裡淨是夢境的景象。精神備受煎熬又渾身發熱地在床上躺到兩點半,突然的衝動一把將那堆煩惱踢到九霄雲外,只留下令我心跳加速的低語,要我完成那淫穢夢境也無法圓滿落幕的高潮。

於是我爬了起來,先在浴缸放了三分之一池的熱水。要在盛夏的夜晚洗去即將遍佈全身的污垢,或許還需要更多水,但是我已經按捺不住了。腸胃彷彿能夠感應到就要到來的悅樂,在我轉緊水龍頭的同時咕嚕咕嚕地滾了起來。一天半的量,感覺就是不一樣。放完了水,我順便清洗速食店附贈的玻璃杯,它進到這個家也半年多了卻總是拿來放牙膏牙刷,是弄髒了也不覺得可惜的東西。我把室內拖鞋擱到一旁,關上浴室燈,整間屋子只留下客廳一盞茶色小燈。空著腳丫走到客廳,把玻璃杯連同家鑰放在一起,我便站在面對微暗夜景的砂門前寬衣解帶。

乳房彈出胸罩帶來的沉重感,代表著身體已經準備就緒。接著脫下棉質睡褲與內褲的時候,彷彿也能嗅到私處瀰漫著的甘甜氣息。我盯著砂門的前方那對街住戶的靜悄陽台,嚥下期待的口水。

一絲不掛。與其用上色情小說慣用的淫穢詞語,靜謐的夜裡,這四個字反而更能激起內心的波瀾萬丈。我陶醉在撫摸自己那對大到有些下垂的乳房,以及等待被溫熱與黏稠包覆的陰唇,不料月亮突然間探出頭來。昏暗的陽台磁磚映上三分之一的亮光,那道光柔和卻又能夠揭發潛伏於黑暗中的性慾,讓我只得稍稍後退並盼著烏雲閉月。然而身體和精神早已做好了準備,即便縮回黑暗中,也無法遮掩興奮微顫的慾望。於是我趁著冷氣機運轉時產生的噪音,小心地拉開砂門,抓起杯子與鑰匙便在蠢動著的肉慾催促下踏進陽台。

明明就在五樓,卻因為月色的緣故,往下看不管是巷弄還是公寓停車場,都顯得十分清楚。聽著遠方傳來的微弱雜音,我的四周顯得格外安靜。啊,原來是冷氣機的運轉聲轉弱了啊。話說回來,既然我能清楚看見下方風景,要是有誰正好半夜睡不著,應該也能捕捉到赤裸地佇在陽台的我才對。思及至此,我連忙打開木門和鐵門,聲音同樣控制到幾乎聽不出來。輕輕地將鐵門往外推到牆壁處,我把鑰匙放入階梯上隨階排列的第二雙雨鞋裡,一手緊握扶手,一手抓著玻璃杯便來到樓梯間。腳底踩在滿是灰塵的水泥地板上,冰冰涼涼有點癢。

身體彷彿被微弱的電流竄過般,赤裸的肉體在不太完全的黑暗中顯得格外興奮。啊啊,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小時候常常感受得到這股感覺,長大後反倒幾乎不曾有過。猶記最初是在小學一還二年級,跟鄰居玩伴一同探訪鎮上鬼屋時產生了這股感覺。上了國中,不曉得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我不再那麼容易對未知的領域抱持期待與不安,除了性以外。我的第一次自慰、第一次被繼父強暴、第一次和學姊發生性關係,在升上國中的短短一個禮拜內相繼發生,從此我就只對性慾感興趣了。但是家暴無法讓我從男人身上找出快樂,學姊畢業後也沒有女人再抱著我的身體,這樣的自己,也只能在自慰中尋求更多的刺激。

枯竭的性慾、枯竭的黑暗,然後是即將發生在顫抖著的身體上的未知快樂。

然而樓下四樓的電燈,卻讓這片黑暗顯得破裂且不那麼令人心醉。考慮到各樓梯間都有扇釘死做換氣口的半開窗戶,而對面公寓幾戶住戶都可以透過這個地方看到樓梯間的情形,電燈是絕對要關的。可是電燈開關當然不會體貼到讓我站在五樓就能關掉四樓的燈。於是我踏出通往下層的階梯,腳步隨著身體漸漸給黃色燈光映照出來而放慢,兩只眼睛緊張地死抓著四樓窗戶外的景色。到了四樓樓梯間,我趕緊轉身貼到窗戶口下方的死角,心臟怦怦跳個不停。我看了眼右手邊那扇關住鼾聲的紅色鐵門,再瞧瞧左手邊保護著家人的綠色鐵門,溫熱的汗水先一步滲出。

還是看的到吧。就算我貼著牆壁,急促的呼吸仍然讓下垂的乳房不斷晃動,說不定連勃起的乳頭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要是知道有誰正在看的話,我一定會丟臉到連家都不敢回去的。但是,呼吸與心跳都在訴說著身體的渴望,我不能在這裡舉手投降。

我沿著牆壁來到綠色大門這一邊,在心裡默數了三聲,便伸手關掉樓梯燈。黃色燈光殘留在跟著開關一同閉起的眼皮內,化為絢麗的青藍色光影明滅游移,而我的呼吸就夾雜在黑幕與光影的狹縫間。待重新睜開眼睛,樓梯便回到預想中的漆黑,除了一小塊月光的潔淨外。我在原地鬆了口氣,雙手撫著奶子和大腿,稍稍挑逗在黑暗中熊熊燃燒的慾火,繼續往下走去。

從四樓到二樓,每到鴉雀無聲的樓梯間,我就稍微停個幾分鐘撫摸肉體。等到踏上通往一樓大門的階梯,我的乳房、腹部、私處、臀部及四肢,甚至於我恍惚的臉蛋都渴望著被糞泥侵佔。然而當我來到只有抽水馬達和一只大垃圾袋的門口、面對那扇開開關關不下百次的大門時,卻沒辦法像踏出家門那般直接開啟。即便只差一步就能享受到夢境裡的快樂,身體卻在大門前僵硬,怎麼樣就是無法打開大門。我就在大門前緊盯著那黯淡的門縫,身體忽冷忽熱,思緒開始動搖。

為免讓自己陷在這兒進退不得,我轉身回到二樓,本來僵硬的動作又變得靈活且淫穢了起來。恰時便意湧現,我便雙腿張開地蹲在二樓那位老先生的門口,以絕對會被長輩說太過不雅的姿勢放鬆心情。在糞便撐開括約肌以前,尿液先濺了出來,我呆愣地過了幾秒鐘才把玻璃杯移到私處前,免得把地板搞得滿是尿騷味。當溫暖尿液一邊射入杯底一邊濺在彎起的右手指上,括約肌從裡頭張開的觸感讓我感到一陣淫蕩的舒暢感。我把左手埋入雙腿間,反著手心貼向肛門口,而不怎麼硬的大便就在我稍加施力的情況下,撐開屁眼滑了出來。

掌心首先傳來溫軟的觸感,接著那感覺宛如傾倒般向外擴散,不幾秒便隨著水屁聲與撒尿聲沉重地堆到我手上。本來期待著是一條條的糞便,飲水也稍微做了控制,想不到出來的仍然是軟綿綿一壓就爛的大便。雖然有點可惜,但是這種爛泥狀的大便最適合用來塗抹了。肛門稍微用力地收縮幾下,把留在屁眼內的一小坨糞泥也擠到手上之後,我停下準備接連排便的慾望,收回了盛著溫熱黏稠的軟便的左手,脖子一傾就把鼻子貼近到輕觸那團惡臭又暖和的爛泥。儘管排便時就已經嗅到氣味,我仍享受於近距離深深吸入糞臭味的瞬間,並且馬上就一如往常地陶醉其中。

舌尖刺入軟便堆左右緩慢地舔弄,黏了大便的鼻孔繼續嗅著深沉的臭味。幾乎要裝滿的玻璃杯被放到地上,沾上尿水的右手已經忍不住撫摸起右乳。貼著糞堆的鼻孔在每次深呼吸時將溫暖的臭味吸入體內,濃鬱的糞臭味直直竄過鼻腔,不帶一絲猶疑地侵佔我的身體。舌頭傳來的苦味混著辣舌的刺激,骯髒的污物在糞汁與唾液的引領下漸漸充滿嘴腔。勃起的乳頭享受著指間的搓揉,卻又貪心地盼望著另一隻盛著糞便的手。我就這麼兩腿開開地蹲在樓梯間,品嚐著今天拉的第一坨大便。

如此才做上不過一分鐘,嗅覺、味覺與觸覺再也按捺不住了。我在一次深吸後毅然拿開左手,趁著糞臭仍舊濃烈之際,整個手掌就按住厚重的軟便直接壓上胸口。大便與胸口接觸的瞬間,我忍不住朝昏暗的階梯吐出夾雜惡臭的愉悅嘆息。無視幾根垂在胸前、被大便壓住的髮根,黏呼呼的左手開始緩慢地滑過雙乳之間,撐開乳房的同時也為它們的內側漆上美麗又悶臭的色彩。左手最後停在肚臍處,接著兩隻手一同將那緊密黏附在我肌膚上的軟便朝四面八方塗抹開來。從肚臍到小腹,再沿著身體兩側攀升到乳房下。變得乾燥粗糙的糞泥在雙手引導下染上乳暈,最後則以輕捏乳尖做收尾。塗抹至此,本來積在肚臍附近的糞便也用得差不多了。

為了不讓大便乾得太快以致喪失迷人的觸感,我以食指及中指探入玻璃杯中,沾了尿液後輕巧地游抹在糞便上,添了份難聞氣味的同時也達到濕潤的效果。自胸口直直下降的一團軟糞也被抹開,但是效果差強人意,誰叫它只夠讓我的奶子染上半邊的淫臭。無論如何,以尿液四處沾了沾後,我的身體變的更加地臭了。透過漆黑的薄幕,以習慣黑暗的雙眼勉強捕捉到的身體正面,有一大片都充滿黯淡的色彩。我揉起肚臍那塊尚算厚實的糞泥,另隻手本欲準備再接第二坨屎,卻因為擦到兩瓣陰唇而慢了下來,並且開始以骯髒的手背上下磨擦私處。

由於不斷地擠壓塗抹,加上濃厚的尿液,使得我身上的糞臭味變得更加險惡。儘管如此,身體卻比剛才火熱許多,到了不愛撫一番就受不了的程度。兩隻手的中指同時彎曲,一邊揉起陰蒂順勢在附近抹上糞汁,一邊則是摳起左邊的奶頭。瀰漫著身體周遭的糞臭溫暖地包圍住身體,那股臭味雖不如直接用鼻子抵著大便聞時來得強烈,仍然有著令我興奮不已的魔力。我的手指動得更快了。

大便的臭味,是這片黑暗唯一讓我感到愉悅的味道。不管是鄰居那放了幾年的臭皮鞋,還是總累積到惡臭生蟲的一樓大垃圾袋,它們的臭味始終比不上薰鼻的糞臭。我幾乎能夠藉著這股氣味讓自己就這麼抵達高潮。然而這麼做可是會浪費掉這難得的一晚。於是在感覺到可以衝刺之時,我便停下愛撫著的雙手,轉而撫摸塗上糞尿的乾黏肌膚。粗糙的、沙沙的觸感,配合肌膚磨擦產生的柔軟聲,我的私處又想被挑逗了。這時便意再度揚起,而我的手已經提早來到肛門口等待。

第二坨大便一樣是水份嫌多的軟便,且份量僅較第一坨少上大概三分之一。屁眼和突起的軟便溫柔親吻著,開始了興奮的收縮。待殘留在括約肌裡的小條軟便給擠向掌心,我才收起滿載糞便的手掌。這次沒有先聞或先嚐,就直接把大便壓向胸口,雙手各將一半給推向大到下垂的乳房上。再一次被黏稠觸感包覆其中的手指,按著溫熱軟爛的大便輕輕撫摸起發臭的雙乳。

好臭,好溫暖。

明明是臭到會讓人退避三舍的噁心劇臭,為什麼會這麼吸引我呢……我已經無法停止愛撫了。

手指環繞於被糞便覆蓋的乳暈,不時推弄臭氣薰鼻的乳尖,臭味與遍佈雙乳的溫黏感令我發出小小的呻吟。呻吟聲混著指間推壓糞泥所擠出的聲響,儘管微弱卻又清楚地迴響於樓梯間。夜間的低溫與大便的熱稠輪番撫弄我的身體,跟著帶來了輕微的便意。但是在這兒拉了兩次屎,尿都濺到地上不曉得多少了,說不定還有大便滾落在地。我看著昏暗中顯現出深褐色的身體,接著漫步走上三樓。一到另一家住戶的門口,便蹲下身子、邊發出嗯──的聲音邊大便。一道急促又響亮的屁聲嚇了我一跳之餘,大便才慢吞吞地從不斷收縮的屁眼中探出頭來。紅著臉用力拉屎的模樣,就算知道沒有人在看,自己也會不由得害羞起來。

最後落在掌心上的軟便僅僅只有一小條,大概只有小姆指的大小。把接糞的手往回伸的時候,我順勢將它抹向了私處。被壓爛的軟便滋潤了乾黏的手掌,私處也被黏呼呼的大便抹了一遍又一遍。幸好掌心早就沾了滿滿的糞泥,不然光靠這麼小條的大便實在不太夠。掌心就壓在陰道口的位置,對四周進行小幅度的推揉。熱度漫延開來,心跳跟著加快。早在第一次動作時就已經染臭的私處,如今也和雙乳一樣整片都是美麗的深褐色,既黏稠,又臭得令我心醉。就在我按捺不住滿溢而出的糞臭味之時,把軟便徹底抹開的手掌來到了面前,不加思索便蓋到我的臉上。舌頭彷彿活潑的小女孩般舞動著,沾滿大便的手掌卻對它視若無睹,只是不斷重覆著畫圓圈的動作。

好臭,真的好臭……黏黏的大便在臉上抹開,濃稠的糞汁和乾黏的糞泥所散發出來的臭味,讓我想要了。

我站了起來,倚在牆邊。手指都以尿液滋潤後,左手指頭輪番伸入嘴裡吸吮,右手則是開始搓揉勃起的陰蒂。糞便的惡臭比剛拉出來時還重,如今我的身體連同這樓梯間都充滿了讓人想吐的腐臭味。但是,卻又讓我的愛撫更加舒適。就像平常一樣。不,即使是以同等力道按摩陰蒂,愉悅感攀升的速度卻要比平常快多了。臭味和高潮在每一吋肌膚劇烈抗衡著,一邊想讓我繼續舒服,一邊想讓我徹底傾瀉。

不消多久,腐臭味獲得了小小的勝利。我在高潮前稍微放慢手指擺動的頻率,沒數秒前高亢的情緒旋即給腐臭味揮了記巴掌。如今我正抓住樓梯扶手、張嘴喘著氣,雙頰熱到彷彿快燒起來,額頭也感覺到冒出熱汗。維持這個姿勢休息不到半分鐘,我再度把右手挪向私處,手指就像啟動的機器般迅速靈活地揉起沾滿糞汁的陰蒂。甫一接觸就激起波濤洶湧的快感,一時我忘了自己身處夜半人靜的公寓樓梯間,就這麼放聲淫叫出來。

不管是喃喃著好爽好舒服,還是嗯嗯啊啊地胡亂淫叫,都讓快感倍增強烈。可是我知道自己並不想在這個地方高潮,至少在情緒如此高亢的情況下是如此。於是我左手撐著牆壁,右手時而愛撫時而停擺,就這樣邊自慰邊走下階梯。每走一兩步就停下來愛撫數十秒,陰蒂快要被逗到高潮之際才即時煞車,然而前進不到三步又忍不住再度自慰。雖然每次都舒服得讓我快暈過去了,自慰時的舒適感卻沒有因為快感頻繁攀升而顯得低落,彷彿每次撫弄陰蒂時遍及全身的都是全新的性慾、全新的快感。正因為實在太舒服了,我費了好一番工夫才走到一樓,並且想也沒想便叩咚一聲打開大門。吵人的開門聲混著我的淫叫聲,想必十分刺耳。

涼爽的空氣在停車場那兒射來的光線照耀下直撲身體,本來已經乾掉的大便,更是摸不出誘人的濕潤觸感。唯有瀰漫全身的腐臭味是不變的,因此我也得以站在大門內側朝昏暗的柏油路自慰。不夠。這樣還是不夠。我知道自己還想要更多的接觸、更多的曝露。我試著向外踏出一步,就站在離大門大概半個腳掌的外頭,左顧右盼的同時心跳猛然加劇,噗咚噗咚的聲音直撲腦門。和待在門裡的微涼觸感不同,站在外頭,全身都被冷空氣包圍,讓身體明確感受到自己正在戶外全裸。

好興奮。心臟跳得好快。要是現在自慰的話一定會馬上高潮的。但是想到待在門內時聞到的另一股氣味,我只好強忍住想直接高潮的衝動。抱著有點可惜的心情轉身踏進大門,鼻子就從滿滿的大便味中嗅出微弱的異味。那是從和我同樣髒亂的大垃圾袋所漫出的腐臭味。我佇在門口想了想,思緒被右手輕觸陰核的動作打亂掉的同時,左手也一把將那個透明大垃圾袋自掛鉤處抬起。還挺重的不過單手勉強能夠拿起它,我就拎著大垃圾袋走出大門,把它放在門口外。心跳和剛才出來時一樣又快又大聲,那隨著垃圾袋口鬆開的腐臭味更是讓我興奮得難以自拔。我只有稍微用手撥開大概四分之一滿的垃圾,沒有做好萬全檢查便在性慾刺激下一腳踏進垃圾袋裡。接著,是另一腳。

穿越薄薄一層瓶罐紙盒的腳底,最後踏到的是一灘又爛又軟又冰涼的玩意兒,還有爬得很快的小蟲子攀上腳背。就在我一邊覺得噁心一邊又忍不住讓屁股坐到垃圾堆上的同時,某個比袋底那群小蟲子要大許多的東西爬上我的臀部。儘管觸感有點令人反胃,然而兩股腐臭味交融在一塊,成了讓我繼續往下坐的迷人動力。

最後我成了蹲著的姿勢,私處就抵著冰涼的玻璃瓶,屁股壓著的像是拖把底部的東西。而剛才爬上我身體的某樣生物,也在我右手沒入垃圾堆中、碰觸到陰蒂的時候,迅速爬到我的胸前。平常會讓我尖叫不斷的蟑螂,在性慾促使下竟也變得不可怕了。一隻蟑螂貼在我右邊的大便乳頭上不知道在做什麼,還有另一隻則是在我腹部爬來爬去。伴隨著內心湧現的一股衝動,我左手迅速往右奶一拍,乳房傳來疼痛感之餘那隻大蟑螂也被整個打爆。另一隻搞不清楚狀況、還在腹部亂爬的蟑螂也同樣死在我手下。渴望更多臭味的我,就將被打爛的蟑螂連同嗆鼻的汁液抹在雙乳上。指腹壓著發臭的殘骸不斷磨蹭大便色的乳頭,陰蒂也被摸得亂七八糟了。

我就快要高潮了,這次無論如何也阻止不了。好臭。我的身體好臭……真的好臭啊我的身體都是大便的腐臭味,還有噁心蟲子的汁液和廚餘的惡臭都混在一塊兒……但是越臭就被摸的越爽……手指搓揉陰蒂的咕啾聲混在瓶罐被推擠的嘈雜聲裡,會不會引起附近住戶的注意呢……啊啊陰蒂快不行了我會在這高潮……在蟲子亂竄的垃圾堆裡高潮……有……有沒有人在看呢……有人在半夜偷看我這個賤貨自慰的話……我就再也沒臉見人了啊……嗚可是陰蒂好爽、好爽啊……乳頭也被臭汁抹的好舒服……不行……不行了……我要就這樣全、全身都是大便的高潮了……大便女要爽死了……給我……給我、給我給我給我給我給我……!

玩大便最麻煩的就是事後清理。即使事先擬定的玩法再怎麼小心,總會無意間弄髒妳意想不到之處,或是面對層出不窮的突發狀況。例如在黑漆漆的樓梯牆壁及扶手上遺留一片片的糞痕,或是把大垃圾袋拖回原處時沿路滴漏的污臭汁液。更別說支撐著高潮後疲憊不堪的身子,爬上五層樓時胡亂印在階梯上的腳印。所幸時值盛夏,不管是糞汁、尿液還是廚餘的污水,到了早晨多半已經蒸發或是只留下發臭的痕跡。至於可能會遺留在四樓通往五樓階梯上的腳印,就算得趁好不容易洗淨身體再小心翼翼地摸黑擦拭也在所不惜。不過,白天出門時我並沒有發現二樓以上留有髒髒的腳印,看樣子是做白工了。

由於第一次跑到外頭玩成這樣,我在洗澡時也格外注意壓低音量,免得可能讓樓下住戶對夜半洗澡聲和一夜薰人的樓梯間多加聯想。

明亮的浴室燈光照在大片染成深褐色及茶色的身體上,讓鏡中的自己看起來既醜陋又迷人。一點點溫水滑過乳房肌膚沖走的髒污,就像濃縮的糞汁摔落在地。以幾乎不出聲的動作反覆沖了好幾遍,地上滿是腐臭的糞水,雙乳卻還是黏著大部分的糞便。我抓起肥皂抹了一遍又一遍,牛奶的香氣混合大便的臭味,形成一股苦苦的味道。將泡沫沖去之後,仍有些許痕跡,於是我再度抹上那表層都沾染了茶褐色的肥皂。結果光是把胸部完全洗乾淨就擦上三次肥皂,但浴室裡卻聞不太到香皂的氣味。等到我總算讓身體煥然一新、聞不出半點糞臭味時,才發現我竟然花上大約一個小時的時間在清理。這還不算是洗澡呢。

那天能睡的時間比往常少,卻睡得比往常好。或許是大費周章地自慰之故,累積疲勞的身體一下子就沉沉入睡。可能有做了什麼夢,但是鬧鐘一響就把它們趕出腦袋,只讓清爽的早晨迎接甦醒的精神。

而從那次之後,我再也沒夢到同樣的夢了。反正我也不需要春夢。

既然是每個深夜都能獲得的刺激與快樂,想來也沒必要刻意在夢裡追尋吧。

每天出門上班或採購,我都得帶上兩三套備用內褲,以及更多的除臭劑及廉價香水。並不是受某些惡疾所苦,只是單純在尋求快樂的同時,所必須付的小小代價。而那充滿刺激感的快樂就潛伏在大家所熟悉的日常裡,這讓我做起來格外愉悅,也更為滿足。

排泄。不管室內還室外,只要不是在自己家裡,這件事就變得誘人至極。

國中開始我就對發臭的東西感興趣,早熟也引導著我的性慾來到這方面。雖說直到上了大學才敢碰觸排泄物,偷偷在外頭撒尿排便已經行之有年。起初還因為被發現挨了幾頓打,漸漸的我學會如何安全地做這些事,也就沒有再聽到「妳身為一個女孩子……」之類的訓斥。即便出了社會,這樣的性慾仍舊伴隨著我。

我會在車站女廁的隔間,拉出又臭又長的糞便到馬桶蓋上,若是人太多才會考慮把它趕進馬桶沖掉。或是趁留在公司加班的夜間溜到地下停車場,監視器照不到的角落就是我脫下內褲、蹲著大便的好地方。有時候我會選在百貨公司較少人經過的樓梯間,當然也得挑監視器的死角,來個刺激點的解放。又或者,十幾來層的頂樓也是不錯的選擇。但是考慮到在許多地方留下證據太過明顯,我盡量在大完便後就地清理,或是打包扔在附近垃圾桶。除臭劑與香水可以確保短時間的遮掩,等到糞臭味溢出之時,我人早已跑得遠遠的了。

沉醉在異樣性慾的日子,每一天都能感受到精神的充盈感。性慾融入日常的滋味,遠比單純的自慰要令人愉悅。

但是這樣還不夠。就算偷偷在外頭排泄,回想著解放時的情景並結束自慰時,偶爾還是會從餘韻感覺出一股不完全的快樂。這股感覺究竟是怎麼回事呢?鞭策本來就不靈光的腦袋去苦惱也沒用,嘗試在更多場所排便也舒解不了。就在我認為自己恐怕永遠也無法找出答案的時候,毫無預兆的一場夢就這麼填補了那份不完全的缺口。

二十五歲生日在歡樂喧鬧中落幕,緊接著迎向我的卻是公司財務困難面臨倒閉。突然間失業的我就像其他同處窘境的前同事,開始忙著找下一份工作。然而或許是急於找工作之故,致使我從公司倒閉後連續一整個月都睡不好,陰晴不定的情緒連帶影響了我的性慾。本來一個禮拜一次的自慰,一下子變得每天都做。無形的壓力需要宣洩,自慰就是個不錯的手段。奇怪的是,身體對於性快感的慾望非但沒有減弱,反而更加旺盛。即便睡前舒舒服服地解放,睡夢中仍然會被春夢弄得疲憊不堪。往往一早醒來就是關在房裡自慰,結束後才打點早餐或出門面試。而殘留在腦袋裡的夢境淫景,不管日期標上哪一天,始終都是同副模樣。

糾纏著我內心慾火的夢裡,我總是赤裸著身體,待深夜時分踏出家門。巷子監視器早就毀損多年,街燈兩三盞只亮半盞,因此無論我走到圍著小池塘建成的公園、萬籟俱寂的住戶停車場,還是巷弄之間寂靜無聲的路口,都不會被拍到。至少在這場沒有他人登場的夢境,我的慾火不會有人撞見。於是我在涼亭、在停車場中央空地、在路口電線桿做最讓我舒服的一件事──排泄。條理分明的大便混著沙土灰塵,一抹抹地塗上我的身體,不消多久便為我掛上既漂亮又誘人的褐色肌膚。渾身發臭的我在靜謐夜色中自慰,空氣中充滿糞便不斷被壓擠推弄所散發出來的臭氣,攪著淫水與糞汁的浪潮聲亦隨著身體逐漸感應到高潮之際,劃破夢裡唯一的秩序。忽然間街景消失,我開始墜下,直到沾滿糞水的胴體穿越黑夜來到白晝,而那模糊的境界線將我的身體刷洗得一乾二淨,我終於還是醒了過來。

赤身裸體……無論怎麼努力地不去想這件事,也會因為舊夢重演讓自己思緒混亂。同時困擾著我的,還有夢裡那總是無法完成的高潮。不知怎地,我就是那麼在意。

後來到了某個慾火難耐的夜晚,不管我怎麼翻來覆去都睡不著,尚未成眠的腦子裡淨是夢境的景象。精神備受煎熬又渾身發熱地在床上躺到兩點半,突然的衝動一把將那堆煩惱踢到九霄雲外,只留下令我心跳加速的低語,要我完成那淫穢夢境也無法圓滿落幕的高潮。

於是我爬了起來,先在浴缸放了三分之一池的熱水。要在盛夏的夜晚洗去即將遍佈全身的污垢,或許還需要更多水,但是我已經按捺不住了。腸胃彷彿能夠感應到就要到來的悅樂,在我轉緊水龍頭的同時咕嚕咕嚕地滾了起來。一天半的量,感覺就是不一樣。放完了水,我順便清洗速食店附贈的玻璃杯,它進到這個家也半年多了卻總是拿來放牙膏牙刷,是弄髒了也不覺得可惜的東西。我把室內拖鞋擱到一旁,關上浴室燈,整間屋子只留下客廳一盞茶色小燈。空著腳丫走到客廳,把玻璃杯連同家鑰放在一起,我便站在面對微暗夜景的砂門前寬衣解帶。

乳房彈出胸罩帶來的沉重感,代表著身體已經準備就緒。接著脫下棉質睡褲與內褲的時候,彷彿也能嗅到私處瀰漫著的甘甜氣息。我盯著砂門的前方那對街住戶的靜悄陽台,嚥下期待的口水。

一絲不掛。與其用上色情小說慣用的淫穢詞語,靜謐的夜裡,這四個字反而更能激起內心的波瀾萬丈。我陶醉在撫摸自己那對大到有些下垂的乳房,以及等待被溫熱與黏稠包覆的陰唇,不料月亮突然間探出頭來。昏暗的陽台磁磚映上三分之一的亮光,那道光柔和卻又能夠揭發潛伏於黑暗中的性慾,讓我只得稍稍後退並盼著烏雲閉月。然而身體和精神早已做好了準備,即便縮回黑暗中,也無法遮掩興奮微顫的慾望。於是我趁著冷氣機運轉時產生的噪音,小心地拉開砂門,抓起杯子與鑰匙便在蠢動著的肉慾催促下踏進陽台。

明明就在五樓,卻因為月色的緣故,往下看不管是巷弄還是公寓停車場,都顯得十分清楚。聽著遠方傳來的微弱雜音,我的四周顯得格外安靜。啊,原來是冷氣機的運轉聲轉弱了啊。話說回來,既然我能清楚看見下方風景,要是有誰正好半夜睡不著,應該也能捕捉到赤裸地佇在陽台的我才對。思及至此,我連忙打開木門和鐵門,聲音同樣控制到幾乎聽不出來。輕輕地將鐵門往外推到牆壁處,我把鑰匙放入階梯上隨階排列的第二雙雨鞋裡,一手緊握扶手,一手抓著玻璃杯便來到樓梯間。腳底踩在滿是灰塵的水泥地板上,冰冰涼涼有點癢。

身體彷彿被微弱的電流竄過般,赤裸的肉體在不太完全的黑暗中顯得格外興奮。啊啊,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小時候常常感受得到這股感覺,長大後反倒幾乎不曾有過。猶記最初是在小學一還二年級,跟鄰居玩伴一同探訪鎮上鬼屋時產生了這股感覺。上了國中,不曉得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我不再那麼容易對未知的領域抱持期待與不安,除了性以外。我的第一次自慰、第一次被繼父強暴、第一次和學姊發生性關係,在升上國中的短短一個禮拜內相繼發生,從此我就只對性慾感興趣了。但是家暴無法讓我從男人身上找出快樂,學姊畢業後也沒有女人再抱著我的身體,這樣的自己,也只能在自慰中尋求更多的刺激。

枯竭的性慾、枯竭的黑暗,然後是即將發生在顫抖著的身體上的未知快樂。

然而樓下四樓的電燈,卻讓這片黑暗顯得破裂且不那麼令人心醉。考慮到各樓梯間都有扇釘死做換氣口的半開窗戶,而對面公寓幾戶住戶都可以透過這個地方看到樓梯間的情形,電燈是絕對要關的。可是電燈開關當然不會體貼到讓我站在五樓就能關掉四樓的燈。於是我踏出通往下層的階梯,腳步隨著身體漸漸給黃色燈光映照出來而放慢,兩只眼睛緊張地死抓著四樓窗戶外的景色。到了四樓樓梯間,我趕緊轉身貼到窗戶口下方的死角,心臟怦怦跳個不停。我看了眼右手邊那扇關住鼾聲的紅色鐵門,再瞧瞧左手邊保護著家人的綠色鐵門,溫熱的汗水先一步滲出。

還是看的到吧。就算我貼著牆壁,急促的呼吸仍然讓下垂的乳房不斷晃動,說不定連勃起的乳頭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要是知道有誰正在看的話,我一定會丟臉到連家都不敢回去的。但是,呼吸與心跳都在訴說著身體的渴望,我不能在這裡舉手投降。

我沿著牆壁來到綠色大門這一邊,在心裡默數了三聲,便伸手關掉樓梯燈。黃色燈光殘留在跟著開關一同閉起的眼皮內,化為絢麗的青藍色光影明滅游移,而我的呼吸就夾雜在黑幕與光影的狹縫間。待重新睜開眼睛,樓梯便回到預想中的漆黑,除了一小塊月光的潔淨外。我在原地鬆了口氣,雙手撫著奶子和大腿,稍稍挑逗在黑暗中熊熊燃燒的慾火,繼續往下走去。

從四樓到二樓,每到鴉雀無聲的樓梯間,我就稍微停個幾分鐘撫摸肉體。等到踏上通往一樓大門的階梯,我的乳房、腹部、私處、臀部及四肢,甚至於我恍惚的臉蛋都渴望著被糞泥侵佔。然而當我來到只有抽水馬達和一只大垃圾袋的門口、面對那扇開開關關不下百次的大門時,卻沒辦法像踏出家門那般直接開啟。即便只差一步就能享受到夢境裡的快樂,身體卻在大門前僵硬,怎麼樣就是無法打開大門。我就在大門前緊盯著那黯淡的門縫,身體忽冷忽熱,思緒開始動搖。

為免讓自己陷在這兒進退不得,我轉身回到二樓,本來僵硬的動作又變得靈活且淫穢了起來。恰時便意湧現,我便雙腿張開地蹲在二樓那位老先生的門口,以絕對會被長輩說太過不雅的姿勢放鬆心情。在糞便撐開括約肌以前,尿液先濺了出來,我呆愣地過了幾秒鐘才把玻璃杯移到私處前,免得把地板搞得滿是尿騷味。當溫暖尿液一邊射入杯底一邊濺在彎起的右手指上,括約肌從裡頭張開的觸感讓我感到一陣淫蕩的舒暢感。我把左手埋入雙腿間,反著手心貼向肛門口,而不怎麼硬的大便就在我稍加施力的情況下,撐開屁眼滑了出來。

掌心首先傳來溫軟的觸感,接著那感覺宛如傾倒般向外擴散,不幾秒便隨著水屁聲與撒尿聲沉重地堆到我手上。本來期待著是一條條的糞便,飲水也稍微做了控制,想不到出來的仍然是軟綿綿一壓就爛的大便。雖然有點可惜,但是這種爛泥狀的大便最適合用來塗抹了。肛門稍微用力地收縮幾下,把留在屁眼內的一小坨糞泥也擠到手上之後,我停下準備接連排便的慾望,收回了盛著溫熱黏稠的軟便的左手,脖子一傾就把鼻子貼近到輕觸那團惡臭又暖和的爛泥。儘管排便時就已經嗅到氣味,我仍享受於近距離深深吸入糞臭味的瞬間,並且馬上就一如往常地陶醉其中。

舌尖刺入軟便堆左右緩慢地舔弄,黏了大便的鼻孔繼續嗅著深沉的臭味。幾乎要裝滿的玻璃杯被放到地上,沾上尿水的右手已經忍不住撫摸起右乳。貼著糞堆的鼻孔在每次深呼吸時將溫暖的臭味吸入體內,濃鬱的糞臭味直直竄過鼻腔,不帶一絲猶疑地侵佔我的身體。舌頭傳來的苦味混著辣舌的刺激,骯髒的污物在糞汁與唾液的引領下漸漸充滿嘴腔。勃起的乳頭享受著指間的搓揉,卻又貪心地盼望著另一隻盛著糞便的手。我就這麼兩腿開開地蹲在樓梯間,品嚐著今天拉的第一坨大便。

如此才做上不過一分鐘,嗅覺、味覺與觸覺再也按捺不住了。我在一次深吸後毅然拿開左手,趁著糞臭仍舊濃烈之際,整個手掌就按住厚重的軟便直接壓上胸口。大便與胸口接觸的瞬間,我忍不住朝昏暗的階梯吐出夾雜惡臭的愉悅嘆息。無視幾根垂在胸前、被大便壓住的髮根,黏呼呼的左手開始緩慢地滑過雙乳之間,撐開乳房的同時也為它們的內側漆上美麗又悶臭的色彩。左手最後停在肚臍處,接著兩隻手一同將那緊密黏附在我肌膚上的軟便朝四面八方塗抹開來。從肚臍到小腹,再沿著身體兩側攀升到乳房下。變得乾燥粗糙的糞泥在雙手引導下染上乳暈,最後則以輕捏乳尖做收尾。塗抹至此,本來積在肚臍附近的糞便也用得差不多了。

為了不讓大便乾得太快以致喪失迷人的觸感,我以食指及中指探入玻璃杯中,沾了尿液後輕巧地游抹在糞便上,添了份難聞氣味的同時也達到濕潤的效果。自胸口直直下降的一團軟糞也被抹開,但是效果差強人意,誰叫它只夠讓我的奶子染上半邊的淫臭。無論如何,以尿液四處沾了沾後,我的身體變的更加地臭了。透過漆黑的薄幕,以習慣黑暗的雙眼勉強捕捉到的身體正面,有一大片都充滿黯淡的色彩。我揉起肚臍那塊尚算厚實的糞泥,另隻手本欲準備再接第二坨屎,卻因為擦到兩瓣陰唇而慢了下來,並且開始以骯髒的手背上下磨擦私處。

由於不斷地擠壓塗抹,加上濃厚的尿液,使得我身上的糞臭味變得更加險惡。儘管如此,身體卻比剛才火熱許多,到了不愛撫一番就受不了的程度。兩隻手的中指同時彎曲,一邊揉起陰蒂順勢在附近抹上糞汁,一邊則是摳起左邊的奶頭。瀰漫著身體周遭的糞臭溫暖地包圍住身體,那股臭味雖不如直接用鼻子抵著大便聞時來得強烈,仍然有著令我興奮不已的魔力。我的手指動得更快了。

大便的臭味,是這片黑暗唯一讓我感到愉悅的味道。不管是鄰居那放了幾年的臭皮鞋,還是總累積到惡臭生蟲的一樓大垃圾袋,它們的臭味始終比不上薰鼻的糞臭。我幾乎能夠藉著這股氣味讓自己就這麼抵達高潮。然而這麼做可是會浪費掉這難得的一晚。於是在感覺到可以衝刺之時,我便停下愛撫著的雙手,轉而撫摸塗上糞尿的乾黏肌膚。粗糙的、沙沙的觸感,配合肌膚磨擦產生的柔軟聲,我的私處又想被挑逗了。這時便意再度揚起,而我的手已經提早來到肛門口等待。

第二坨大便一樣是水份嫌多的軟便,且份量僅較第一坨少上大概三分之一。屁眼和突起的軟便溫柔親吻著,開始了興奮的收縮。待殘留在括約肌裡的小條軟便給擠向掌心,我才收起滿載糞便的手掌。這次沒有先聞或先嚐,就直接把大便壓向胸口,雙手各將一半給推向大到下垂的乳房上。再一次被黏稠觸感包覆其中的手指,按著溫熱軟爛的大便輕輕撫摸起發臭的雙乳。

好臭,好溫暖。

明明是臭到會讓人退避三舍的噁心劇臭,為什麼會這麼吸引我呢……我已經無法停止愛撫了。

手指環繞於被糞便覆蓋的乳暈,不時推弄臭氣薰鼻的乳尖,臭味與遍佈雙乳的溫黏感令我發出小小的呻吟。呻吟聲混著指間推壓糞泥所擠出的聲響,儘管微弱卻又清楚地迴響於樓梯間。夜間的低溫與大便的熱稠輪番撫弄我的身體,跟著帶來了輕微的便意。但是在這兒拉了兩次屎,尿都濺到地上不曉得多少了,說不定還有大便滾落在地。我看著昏暗中顯現出深褐色的身體,接著漫步走上三樓。一到另一家住戶的門口,便蹲下身子、邊發出嗯──的聲音邊大便。一道急促又響亮的屁聲嚇了我一跳之餘,大便才慢吞吞地從不斷收縮的屁眼中探出頭來。紅著臉用力拉屎的模樣,就算知道沒有人在看,自己也會不由得害羞起來。

最後落在掌心上的軟便僅僅只有一小條,大概只有小姆指的大小。把接糞的手往回伸的時候,我順勢將它抹向了私處。被壓爛的軟便滋潤了乾黏的手掌,私處也被黏呼呼的大便抹了一遍又一遍。幸好掌心早就沾了滿滿的糞泥,不然光靠這麼小條的大便實在不太夠。掌心就壓在陰道口的位置,對四周進行小幅度的推揉。熱度漫延開來,心跳跟著加快。早在第一次動作時就已經染臭的私處,如今也和雙乳一樣整片都是美麗的深褐色,既黏稠,又臭得令我心醉。就在我按捺不住滿溢而出的糞臭味之時,把軟便徹底抹開的手掌來到了面前,不加思索便蓋到我的臉上。舌頭彷彿活潑的小女孩般舞動著,沾滿大便的手掌卻對它視若無睹,只是不斷重覆著畫圓圈的動作。

好臭,真的好臭……黏黏的大便在臉上抹開,濃稠的糞汁和乾黏的糞泥所散發出來的臭味,讓我想要了。

我站了起來,倚在牆邊。手指都以尿液滋潤後,左手指頭輪番伸入嘴裡吸吮,右手則是開始搓揉勃起的陰蒂。糞便的惡臭比剛拉出來時還重,如今我的身體連同這樓梯間都充滿了讓人想吐的腐臭味。但是,卻又讓我的愛撫更加舒適。就像平常一樣。不,即使是以同等力道按摩陰蒂,愉悅感攀升的速度卻要比平常快多了。臭味和高潮在每一吋肌膚劇烈抗衡著,一邊想讓我繼續舒服,一邊想讓我徹底傾瀉。

不消多久,腐臭味獲得了小小的勝利。我在高潮前稍微放慢手指擺動的頻率,沒數秒前高亢的情緒旋即給腐臭味揮了記巴掌。如今我正抓住樓梯扶手、張嘴喘著氣,雙頰熱到彷彿快燒起來,額頭也感覺到冒出熱汗。維持這個姿勢休息不到半分鐘,我再度把右手挪向私處,手指就像啟動的機器般迅速靈活地揉起沾滿糞汁的陰蒂。甫一接觸就激起波濤洶湧的快感,一時我忘了自己身處夜半人靜的公寓樓梯間,就這麼放聲淫叫出來。

不管是喃喃著好爽好舒服,還是嗯嗯啊啊地胡亂淫叫,都讓快感倍增強烈。可是我知道自己並不想在這個地方高潮,至少在情緒如此高亢的情況下是如此。於是我左手撐著牆壁,右手時而愛撫時而停擺,就這樣邊自慰邊走下階梯。每走一兩步就停下來愛撫數十秒,陰蒂快要被逗到高潮之際才即時煞車,然而前進不到三步又忍不住再度自慰。雖然每次都舒服得讓我快暈過去了,自慰時的舒適感卻沒有因為快感頻繁攀升而顯得低落,彷彿每次撫弄陰蒂時遍及全身的都是全新的性慾、全新的快感。正因為實在太舒服了,我費了好一番工夫才走到一樓,並且想也沒想便叩咚一聲打開大門。吵人的開門聲混著我的淫叫聲,想必十分刺耳。

涼爽的空氣在停車場那兒射來的光線照耀下直撲身體,本來已經乾掉的大便,更是摸不出誘人的濕潤觸感。唯有瀰漫全身的腐臭味是不變的,因此我也得以站在大門內側朝昏暗的柏油路自慰。不夠。這樣還是不夠。我知道自己還想要更多的接觸、更多的曝露。我試著向外踏出一步,就站在離大門大概半個腳掌的外頭,左顧右盼的同時心跳猛然加劇,噗咚噗咚的聲音直撲腦門。和待在門裡的微涼觸感不同,站在外頭,全身都被冷空氣包圍,讓身體明確感受到自己正在戶外全裸。

好興奮。心臟跳得好快。要是現在自慰的話一定會馬上高潮的。但是想到待在門內時聞到的另一股氣味,我只好強忍住想直接高潮的衝動。抱著有點可惜的心情轉身踏進大門,鼻子就從滿滿的大便味中嗅出微弱的異味。那是從和我同樣髒亂的大垃圾袋所漫出的腐臭味。我佇在門口想了想,思緒被右手輕觸陰核的動作打亂掉的同時,左手也一把將那個透明大垃圾袋自掛鉤處抬起。還挺重的不過單手勉強能夠拿起它,我就拎著大垃圾袋走出大門,把它放在門口外。心跳和剛才出來時一樣又快又大聲,那隨著垃圾袋口鬆開的腐臭味更是讓我興奮得難以自拔。我只有稍微用手撥開大概四分之一滿的垃圾,沒有做好萬全檢查便在性慾刺激下一腳踏進垃圾袋裡。接著,是另一腳。

穿越薄薄一層瓶罐紙盒的腳底,最後踏到的是一灘又爛又軟又冰涼的玩意兒,還有爬得很快的小蟲子攀上腳背。就在我一邊覺得噁心一邊又忍不住讓屁股坐到垃圾堆上的同時,某個比袋底那群小蟲子要大許多的東西爬上我的臀部。儘管觸感有點令人反胃,然而兩股腐臭味交融在一塊,成了讓我繼續往下坐的迷人動力。

最後我成了蹲著的姿勢,私處就抵著冰涼的玻璃瓶,屁股壓著的像是拖把底部的東西。而剛才爬上我身體的某樣生物,也在我右手沒入垃圾堆中、碰觸到陰蒂的時候,迅速爬到我的胸前。平常會讓我尖叫不斷的蟑螂,在性慾促使下竟也變得不可怕了。一隻蟑螂貼在我右邊的大便乳頭上不知道在做什麼,還有另一隻則是在我腹部爬來爬去。伴隨著內心湧現的一股衝動,我左手迅速往右奶一拍,乳房傳來疼痛感之餘那隻大蟑螂也被整個打爆。另一隻搞不清楚狀況、還在腹部亂爬的蟑螂也同樣死在我手下。渴望更多臭味的我,就將被打爛的蟑螂連同嗆鼻的汁液抹在雙乳上。指腹壓著發臭的殘骸不斷磨蹭大便色的乳頭,陰蒂也被摸得亂七八糟了。

我就快要高潮了,這次無論如何也阻止不了。好臭。我的身體好臭……真的好臭啊我的身體都是大便的腐臭味,還有噁心蟲子的汁液和廚餘的惡臭都混在一塊兒……但是越臭就被摸的越爽……手指搓揉陰蒂的咕啾聲混在瓶罐被推擠的嘈雜聲裡,會不會引起附近住戶的注意呢……啊啊陰蒂快不行了我會在這高潮……在蟲子亂竄的垃圾堆裡高潮……有……有沒有人在看呢……有人在半夜偷看我這個賤貨自慰的話……我就再也沒臉見人了啊……嗚可是陰蒂好爽、好爽啊……乳頭也被臭汁抹的好舒服……不行……不行了……我要就這樣全、全身都是大便的高潮了……大便女要爽死了……給我……給我、給我給我給我給我給我……!

玩大便最麻煩的就是事後清理。即使事先擬定的玩法再怎麼小心,總會無意間弄髒妳意想不到之處,或是面對層出不窮的突發狀況。例如在黑漆漆的樓梯牆壁及扶手上遺留一片片的糞痕,或是把大垃圾袋拖回原處時沿路滴漏的污臭汁液。更別說支撐著高潮後疲憊不堪的身子,爬上五層樓時胡亂印在階梯上的腳印。所幸時值盛夏,不管是糞汁、尿液還是廚餘的污水,到了早晨多半已經蒸發或是只留下發臭的痕跡。至於可能會遺留在四樓通往五樓階梯上的腳印,就算得趁好不容易洗淨身體再小心翼翼地摸黑擦拭也在所不惜。不過,白天出門時我並沒有發現二樓以上留有髒髒的腳印,看樣子是做白工了。

由於第一次跑到外頭玩成這樣,我在洗澡時也格外注意壓低音量,免得可能讓樓下住戶對夜半洗澡聲和一夜薰人的樓梯間多加聯想。

明亮的浴室燈光照在大片染成深褐色及茶色的身體上,讓鏡中的自己看起來既醜陋又迷人。一點點溫水滑過乳房肌膚沖走的髒污,就像濃縮的糞汁摔落在地。以幾乎不出聲的動作反覆沖了好幾遍,地上滿是腐臭的糞水,雙乳卻還是黏著大部分的糞便。我抓起肥皂抹了一遍又一遍,牛奶的香氣混合大便的臭味,形成一股苦苦的味道。將泡沫沖去之後,仍有些許痕跡,於是我再度抹上那表層都沾染了茶褐色的肥皂。結果光是把胸部完全洗乾淨就擦上三次肥皂,但浴室裡卻聞不太到香皂的氣味。等到我總算讓身體煥然一新、聞不出半點糞臭味時,才發現我竟然花上大約一個小時的時間在清理。這還不算是洗澡呢。

那天能睡的時間比往常少,卻睡得比往常好。或許是大費周章地自慰之故,累積疲勞的身體一下子就沉沉入睡。可能有做了什麼夢,但是鬧鐘一響就把它們趕出腦袋,只讓清爽的早晨迎接甦醒的精神。

而從那次之後,我再也沒夢到同樣的夢了。反正我也不需要春夢。

既然是每個深夜都能獲得的刺激與快樂,想來也沒必要刻意在夢裡追尋吧。

赞助商

广告位
合作邮箱:xinxin83338@outlook.com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